光明文化周末版:西渚印象_光明网
作者:尹汉胤  一围浅山环抱中的西渚,生机盎然地仰望着苍天,宛如一幅湿润的青绿山水画。明澈如碧的云湖一片静寂,倒映着大觉寺的身影,为山光水色平添了悠远的禅意。而蓊郁绿野中若有若无的乡下公路,白墙黛瓦渚上人家,又为这温馨的山水,注入了一种优游自适的调和气味。  置身于这江南胜景中,信任很多人都不会想到,前史上的西渚,是一块水患频繁、生灵涂炭的当地。就在那风光旖旎的云湖水下,沉积着一部不堪回首的西渚磨难生计史。  西渚的地舆结构,犹如一把打开的折扇,东、西、北三面为天目山的余脉,绵亘不绝线条柔美的山峦中,流淌着很多涓涓细流。但是一旦旱季降临,这些画中有诗的潺潺溪流马上换了一副面孔,吼怒汹涌倾注而下,瞬间便将西渚化为一片湖泽。每至汛期,西渚的老百姓便要阅历一次存亡劫难。据史料记载,西渚的水患灾情,惊动了明朝皇帝朱元璋,曾派刘伯温前来巡视。刘伯温面临滔滔洪水中哀鸿遍野的西渚,遥望着群山叹气道:“若要完全治愈水患,除非把山横过来拦水。”  直到新中国诞生,饱尝水患摧残的西渚才迎来起色。1958年江苏省宜兴人民政府决断决议计划,构筑拦水大坝蓄洪以绝水患。政府一声号令,两万多民工会聚于西渚,敞开了“横山筑坝”的大会战。在其时的社会发展阶段,建筑如此浩大的水利工程,其艰苦程度可想而知。历经十载春秋,于1967年完成了大坝合龙。一道十几公里长的大坝,将西渚东、西两边的山峦衔接起来,从此完全完毕了千年的水患前史,西渚大地上出现一湖安澜的人世美景。  站在大坝渠首,目下一条明澈的厔溪河弯曲地流向远方,现在的云湖水,已被列为宜兴的饮用水源地,其高标准的水质为人称道。遥望着源源不绝的河水,我不由感慨万千。在绵长的中华前史中,一直贯穿戴中华民族治水的业绩。勤劳才智的中华民族,在与水患的博弈中,不只发明了享誉国际的水利工程,又从治水的实践中刻画了坚忍的民族性情,从而使中华民族一路打败艰难险阻,百折不挠地走到了今日。  来到大坝下的横山村,还未进村,一曲动听的二胡曲传来。循声望去,只见山坡亭中,一位老者正高雅地拉着二胡。聆听着美丽的琴声走进村中,在展板上,我看到了当年遭受洪水时的惨痛现象和众志成城奋战在治水工地的局面。是啊,遭受过水患的西渚人,必定分外爱惜今日的幸福生活。大坝下的横山村,在当年洪水众多之地建起了新家园,由一排排现代化的居民楼组成的社区中,商铺、休闲、文娱、体育设施一应俱全,今日的西渚人,享受着环境美丽、空气新鲜的新生活。  晨曦中沿着乡下公路晨跑,遇见了一对母子。母亲驾着农用三轮车,车厢中端坐着小学生。行进中,孩子忽然叫母亲泊车,随后跳下车敏捷跑到马路对面,从草丛中捡起一面丢失的国旗,然后奔跑着回来,将国旗郑重地插在车厢上。这动听的一幕,让我对西渚人充满了敬意。  水墨烟雨,桃红柳绿,勤劳、坚忍、心爱的人,这便是西渚。  《光明日报》( 2020年11月27日?15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